中关村里“孵出”创业博物馆

来源:网络整理日期:2019-07-12 03:17 浏览:

  但这个速度并不现实。一位开过博物馆的朋友告诉他,建一个博物馆,怎么说也要两年。“不想那么多,干了再说吧!”苏菂不喜欢把事情往复杂了想,否则容易没上战场就缴枪。

  创业博物馆开馆那天,没有剪彩、不讲排场。展馆里的一块区域,划出来,做临时活动区。一碟碟花生、毛豆摆上桌,饮着啤酒的创业者们,像老朋友聚会一样,和周围的人吐露创业的那些心事。

  博物馆里,到处可见创业的“影子”。书架上,立着一排排讲述创业者故事的书籍。其中一本最为特别,是一本纸张已经泛黄的小说,封面上有着郭沫若的题字,是根据1974年拍摄的一部叫《创业》的电影编写而成的。卫生间里,代表男士的标识,是一张贴着乔布斯演讲图片的软盘,与之相对应的,是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

  苏菂希望,到这里来的创业团队,能在雕塑前合影,许下初心,“万一未来合伙人之间产生矛盾,可以拿出来看看。”

  博物馆的想法刚冒出来时,周围很多人都挺支持,但苏菂的父亲“举手反对”。开车库咖啡、做青年公寓,在父亲看来,这是个有收益、能干下去的事。但博物馆开了以后怎么经营?作为父亲,想得往往比儿子远。

  早年创办车库咖啡,他遇到过打动自己的创业者:跑到合作工厂打地铺睡了半年的创业者;卖个牛肉都要给牛肉拍出美照的创业者;50多岁还在坚持做一台收音机的老创业者。

  大公司有能打动人的伟大创业史,但在中国,小人物的创业故事更多,苏菂想把这些故事收藏进博物馆,去感染更多人。

  他更希望,创业者们能在这里找到“共鸣”、找回“初心”,“不要忘了为什么而创业。”为此,博物馆的地下室,设了两间“达摩室”,专做创业者闭关冥想之用,“有什么想不通的,进去待段时间也许就想明白了。”

  洛可可所在的位置和苏菂创办的车库咖啡距离不到50米。没离开车库咖啡前,苏菂曾希望把那里变成博物馆。姚宏波把洛可可的地点告诉苏菂后,一眼就被相中了。700平方米的空间,上下两层,面积和结构仿佛就是为博物馆量身定做的。

  不大点儿的“舞台”上,苏菂和大家分享着博物馆的故事,在许多创业者眼里,他是中关村创业领域的一个“IP”,但他更像极了一个正在路演的普通创客。算起来,这是苏菂第五次创业。与以往不同的是,这间民办博物馆要走“公益”路线。“会在中关村人才协会的运作下,成立专项基金支持博物馆运营。”

  每一个物件背后都是一个创业故事

  讲的多了,博物馆的雏形就有了。海淀置业副总经理、中关村创业大街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宏波刚听到博物馆的想法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把博物馆留在创业大街上。理由很简单,“创业博物馆开到创业大街上最匹配”。这几年,创业大街不断推进国际化和产业化升级,姚宏波也一直在琢磨,创业文化在这里该怎么体现。为博物馆选址是头等大事,当时还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办公的洛可可公司,租约就快到期。

  听故事的人,多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创业者。今年三月,他把自己关在离创业大街不远的一个写字楼里,每天都约好多人聊想法。有时,一天要讲上八遍。累了乏了,端起从淘宝上买的铁茶缸,灌上几口茶,“还能继续讲”。

  做创业博物馆的想法不是一两天了。2014年,当苏菂决心摘下车库咖啡法人的头衔时,他就在琢磨还能为创业者做些什么。

  展览从一把600多年前的“算盘”开始。自古流传下来的算盘,在创建者苏菂眼里,不只是一种算数工具,还代表着经商创业的诚信。摆在旁边的是一台上世纪50年代产的飞鱼牌手摇机械计算机。当年的手摇计算机虽只能做简单运算,却为我国研发“两弹一星”出过力。

  这不是一个人的博物馆

  创业博物馆要走“公益”路线

  头顶“瀛海威时空”、脚踩“四通公司基石”,左边一扇“金山门”、右边一扇“联想门”,站在博物馆的门口,创业的气息扑面而来。

  博物馆最初计划用三个多月完成,六月开馆。

  “提创业博物馆概念的人不少,但没人行动。”作为曾经的中关村管委会创业服务处处长,杨彦茹听过不少人说中关村应该建一个创业博物馆,但肯拿出心思做的,不多。她觉得,苏菂的这种精神也很打动人。

  这四家公司的“复刻品”,飘着浓厚的中关村“创业味”。上世纪90年代成立的瀛海威,被称作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当年公司立在中关村街头,写着“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的广告牌,成为宣传经典;四通公司的出现比之更早,作为当年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一支“主力军”,这家公司的产值曾占据中关村半壁江山;靠软件起家的金山公司,开发出了中国第一代拥有自主版权的文字处理软件WPS;联想的意义更不用多说,1993年,它的第一台“586”电脑问世后,中国人又多了一份自己的“骄傲”。

  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创业博物馆”,展出了很多计算机领域的“老物件”。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